千泊

微博:https://weibo.com/u/3340899612
存文存梗存脑洞
po文po图po日常
反正过得很丧就是了

存档
Hate u Lofter
Tybalt/大表哥- TR
tybalt/小表哥- Nico
Juliette- Clémence
Romeo- Alexis
Benvolio- Cyril

我收到了!!@糖鬍子 两只大猫太可爱了!!!我也想喂大猫猫薄荷!!!!!!(˶‾᷄ ⁻̫ ‾᷅˵)超满足!!!爱太太!!!等我final玩研究快递本子的!感觉大陆的跨国快递好麻烦(;´༎ຶД༎ຶ`)

瓦伦丁怀疑他哥是基佬(一)
Tycutio
16亚巡角色形象参考
瓦伦丁原著里没写多大,设定是十三四岁的孩子。

永远的笑料

16年亚巡角色参考

Tybalt/Mercutio/Tybalt无差

为了拒绝煎饼太太的刀激情产出来的傻白甜小短文!!我看完内篇哭了半天!

http://bajogo.lofter.com/post/1cb12992_129d0673 👈指路刀文链接!

这个估计回头还得改改,草稿版先放一份,我需要Tybalt和毛球的甜饼!!


维罗纳小王子:草

维罗纳小王子:你们得来我家一趟

罗萨琳我爱你:开玩笑兄弟,Ben和我还在乡下呢

Love&Peace:对啊,我俩最早后天才能回家呢


Mercutio觉得自己完了。他下巴酸得一塌糊涂,喘气都有点困难。

要他说,这都怪瓦伦丁那小子转发的推特——在此之前Mercutio根本不知道吞灯泡这种事!现在好了,他自暴自弃地想,这该死的灯泡让他下颚酸痛口水肆流,说不定第二天就能让碎嘴的佣人传得全城皆知。

亲王的侄子因为口吞灯泡这种事火了。Mercutio打了个寒颤——还不如直接让他死了呢!


维罗纳小王子:你过来

正牌维罗纳王子:不在家

维罗纳小王子:什么?

维罗纳小王子:你才多大就夜不归宿了?

正牌维罗纳王子:我在同学家住了,知道你舍不得我,明天回去

维罗纳小王子:你自杀谢罪吧,我就当不认识你

正牌维罗纳王子:我干什么了?!

维罗纳小王子:别说的好像吞灯泡的视频不是你转发的

正牌维罗纳王子:我以为没人会试那个?

正牌维罗纳王子:你没看见视频最后那个请勿模仿吗?

维罗纳小王子:……

正牌维罗纳王子:别告诉我你没看完就找灯泡去吞了

正牌维罗纳王子:认真的?

维罗纳小王子:别废话,现在怎么办

维罗纳小王子:我不想全城人都知道我吞灯泡拿不出来了

正牌维罗纳王子:除了去医院别无他法

正牌维罗纳王子:你可以让你姘头接你,这样看上去就好像是你被揍入院了

维罗纳小王子:他不是我姘头!

正牌维罗纳王子:我还没说名字你就知道是Tybalt了?


Mercutio愤愤地摔了手机,决定自己把灯泡弄出来。他努力又张大了嘴,拽住灯泡尾部试图把它拽出去。


维罗纳小王子:救命。

Je suis Tybalt:?

维罗纳小王子:接我去医院

Je suis Tybalt:有病自己去

维罗纳小王子:不骗你,真的

Je suis Tybalt:第四次。

维罗纳小王子:灯泡卡嘴里出不来了

维罗纳小王子:[图片]

维罗纳小王子:我自己了抠半个小时也没把它弄出来


消息一发出去就变成了已读,Mercutio张大了嘴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Tybalt再说一句话。


维罗纳小王子:?

维罗纳小王子:别不理我啊!


Mercutio焦躁地绕着房间走来走去,看着钟表的短针从“1”慢慢走到“2”。再过上两三个小时就有人在大街上了,那时候出去很可能就被人看到这丢脸的样子了!再说,Mercutio想,他还没一个人看过病呢!

——好吧,他就是想让Tybalt陪他去医院而已。Mercutio悻悻地坐到床上生Tybalt的气。他知道这没道理,谁叫他以前这么戏弄过可怜的Tybalt呢?可他就是莫名地感觉委屈,如果是朱丽叶……不管被朱丽叶戏弄了几次,Tybalt肯定都会第一时间为她鞍前马后。


Tybalt不是第一次收到Mercutio的求救,他记这个记得可清楚。第一次Mercutio说他爬上房顶去逗猫结果下不来了,等他气喘吁吁满身大汗地跑到,却看到Mercutio舒舒服服地坐在树荫底下吃着冰棍;第二次Mercutio说他在街上跑的时候被石头绊进了水坑摔断了腿,电话里隐隐还带着点哭腔,可是等Tybalt费了好大劲才找到Mercutio那头乌黑的鬈发时,Mercutio正躺在草地上呼呼大睡;第三次Mercutio说他被一个卡普莱特家的捅了一刀,还发了张血淋淋的照片过去,把Tybalt吓得瞬间白了脸,可当Tybalt上气不接下气、拼着一条命找到Mercutio时,后者正开心地把红色的颜料往脸上抹。谁知道这是不是Mercutio新的什么恶作剧,Tybalt心想。他关了聊天页面,把手机扔到一边。钟表嘀嗒嘀嗒走着,秒针的声音吵得他心烦意乱。十二点多了,Tybalt想,Mercutio可能已经放弃这个恶作剧睡着了。

手机又震了一下,屏幕上跳出来Mercutio的两条消息。Tybalt骂了一声,拿起了车钥匙。


晚上的维罗纳没什么人,Tybalt一路飞驰到Escalus大宅门口,期间耐心地等了五个红灯。


Je suis Tybalt:下来。

维罗纳小王子:啊?


Mercutio收到消息时还在焦虑地转圈圈,他走到阳台向外张望,那辆一点也不低调的红色跑车罕见地停在他家门口。Tybalt看见阳台隐隐约约的人影,不耐烦地闪了下车灯。


Je suis Tybalt:敢骗我你就死了

维罗纳小王子:我现在下去


Mercutio在打开车门的一瞬间已经做好了万全的被嘲笑的准备:谁能想到他机灵的Mercutio有一天会用这么一副面孔(嘴巴大张,里面还塞了个灯泡)面对他最亲爱的敌人Tybalt呢?

他面无表情的坐到了副驾驶。

Tybalt忍得肚子痛。


Mercutio掏出手机,敲敲点点一番后把屏幕伸到Tybalt鼻子底下:你笑吧。

“我不笑了。”Tybalt发动车子向维罗纳市医院开。

“去私人医院!”Mercutio大爆手速,狂拽Tybalt袖子,要脸程度可见一斑。

“啥私人医院,就吞个灯泡还用私人医生?”Tybalt皱着眉不耐烦地说。

公立医院人好多,求你了。

Mercutio举着手机可怜兮兮看着Tybalt,睁大了眼睛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更惨。


Tybalt翘着二郎腿靠在软乎乎的沙发上刷手机玩,私人医院真的很好,他想。

“五完事呢(我完事了)。”没过多久Mercutio就一脸呆滞地(至少Tybalt这么认为的)走了出来,老医生跟在他身后絮絮叨叨地嘱咐他,“里把五纵回家(你把我送回家)。”

Tybalt靠在椅背上越过手机看着Mercutio,稍微调整了下屏幕角度,“直接回去就行了?”

“嗯。”

“好。”Tybalt手指悄悄动了动,Mercutio一脸呆滞的表情被偷偷记录下来变成Tybalt永远的笑料。



我也如此想看到毛球嫩么傻的表情然后和小表哥一起笑ww

微信小程序太好玩儿了,随手做了个图ww

补档
Tybalt/Mercutio
土味维罗纳大型乡村电视剧第一集w
形象参考16年罗朱亚巡版

有什么是来一发不能解决的(完)


Mercutio/Tybalt


10官摄角色参考


补档


是个一发完的爽文


好久以前写的了……不过基本过段时间回顾总能发现问题

虚假姐妹情

Tybalt/Mercutio无差

10年官摄形象参考

补档


“你这发质真好!我要是烫了这么多次,头发肯定要分叉!”怎么又碰上这小崽子了,提包心想。他顿了顿脚步,昂首挺胸迎了过去。

“哎呀哪有啊!”毛球一撩头发,“我最近头发特别枯,还老掉;你就不一样啊!总染也没见头发不好过。”

“呵呵。”

“呵呵。”


“他以为他谁啊!”毛球喝了点酒,和罗密欧抱怨,“天天穿大红衣服,就跟谁会娶他似的!”

“你不是天天和他玩吗?”罗密欧正忙着和毛球身后的女仆眉来眼去,随口回答道,“我以为你们关系挺好的。”

“关系好?切——”


“——我跟他的关系才不好!”提包瞪大了眼睛,“除了罗密欧和班伏里奥,谁爱跟那个勾三搭四到处发情的小婊子一起玩啊!”

“你不总去他们家吗?”朱丽叶漫不经心地喝了口柠檬水,心想帕里斯怎么拿杯酒这么慢啊!

“我没有总去!”提包涨红了脸,搜肠刮肚地寻找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我就是不太好回绝亲王侄子的邀请!”

“的确不太好回绝,”朱丽叶肯定他的话,“不过你就快当专业的发型师了,不止一个人告诉我毛球头上的小辫子是提包大师专门设计的。”

“我没有专门!”提包想也不想地反驳说,“顺手而已!”

“他们说我还不信,没想到毛球的辫子还真是你编的啊!你都不给我梳头发!”朱丽叶震惊了:提包从来不是个手巧的人,小时候给她梳个马尾都能扯掉好几根头发,难怪有段时间毛球的头发看上去那么少,苦了他了,还真能忍。

“我以后——”提包还想说点什么,但是匆匆赶来的小仆人打断了他的话:“提包少爷,我们少爷说他头发乱了。”

“他自己没手?”提包皱着眉不耐烦地说道,“我不能把表妹一个人留在这里!”

“表哥,你去吧。”朱丽叶推了推提包的胳膊,“毕竟是亲王的侄子,关系闹僵了对家里也不好。”

朱丽叶是多么善解人意的女孩啊!提包在内心感叹道,“我……”

“你快去吧!”走了我好赶紧来一杯。朱丽叶捧着那杯温热的柠檬水催促提包,“别担心我,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那你记得早点回家,到家给我发个短信啊!”提包一步三回头地往门口走,走到一半又叮嘱道,朱丽叶再三点头答应了他,这才作罢。


“你们到底有没有喊提包啊!”毛球送走了罗密欧以后就开始等提包,就在把一个粉饼开开合合折腾了几十遍之后,毛球终于等不及了,“他怎么还不到啊!”

“提包少爷这就要到了,他在酒吧里多叮嘱了朱丽叶小姐几句。”小仆人跑过来跟毛球解释道,“应该就快到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那你快看看我的妆怎么样!”毛球一听提包要到了,立马就转过身把头发仔细整理了一下——“诶哟!提包!”镜子里多了点红色。

提包的大衣没系扣子,衣摆被走路带起来的风撑开了一个弧度,“你这头发不挺好的吗,乱啥啊?”他走到毛球跟前站定,把掉下来的那一撮白毛捋到后头。提包被小仆人一路催着,这会儿鼻尖微微冒了点汗,气息有些喘。

“诶呀!我就觉得头发看着有点毛糙,你说你咋走这么急啊,脸上都出油了!来,快擦擦汗!”毛球递给提包一张纸巾,心想这才走几步啊就这么喘,行不行啊!

提包接过纸擦了擦,“你觉得头发哪乱了就说吧,我弄完就赶紧回酒吧看着朱丽叶了,把她跟帕里斯俩人留下我不太放心。”

“那有啥不放心的?帕里斯又不能吃了她。”毛球翻了个白眼,对提包这种过度保护不以为然,“我觉得我左边的小辫儿松了!”

提包站在毛球身后把头绳拆开,重新给他编了一次头发:“你觉得这次咋样?再紧不行了,再紧对头发损伤更大,更容易掉头发。”然后你就没头发了。

“行吧行吧,那就这样吧!”毛球摸着新编好的小辫照镜子,心里总觉得提包在变相说他头发少,不由一阵别扭,“你今儿这个眼影好好看啊!我就不太适合这种,驾驭不了。”

提包心想我今儿也没涂眼影啊!他歪头去照镜子,发现毛球说的眼影是花掉的眼线。

“……”提包心想这小崽子一定是故意的,他挤出来一个假笑:“你是冷白皮,按理说不挑颜色的啊!我觉得你今儿的眼影就很好看,这个我就涂不了,显黑。”青色的眼影,被揍了吧。

“诶哟!我化妆一不小心就容易显得气色不好,不像你这种,一看就比较健康。”毛球今天涂了个大红唇,又白又精神,这话一出口就把仇恨值拉高了一截,他挑了一小撮散下来的头发在手指上绕来绕去。

“不一样,”提包拍开毛球的手,“你搭衣服也容易,我就不行,有些颜色穿着特别村儿。”

还显黑。毛球心想。

“也没有吧,我觉得你穿啥衣服都好看。”他不走心地夸提包,伸手扒拉对方亮闪闪的腰带,“你这个腰带不是你的品味啊!”

气氛一度较为尴尬,提包不太想承认他在酒吧和一个对朱丽叶动手动脚的小流氓打了起来,还被弄坏了腰带。

“朱丽叶的。”

“???”毛球看他的眼神顿时不一样了,“不一般啊提包!”毛球一直以为提包是个闷骚的正直人来着,没想到已经变态到去偷朱丽叶的腰带了。

“这有啥不一般的?”提包一脸理所当然,刷新毛球新底线。

“表哥,有电话;表哥,有电话……”

提包掏出他的手机,打断了接下来可能会有的脑电波正常对接。

毛球又被提包膈应到了,这种痴汉的行为让他感到不齿,“我觉得你这个手机铃太变态了,你表妹没反应?”

“没反应。”提包皱着眉回答他,“你表哥拐走了我表妹,妈的,看好了行吗?”提包瞪了毛球一眼,转身就走。只一会儿不在,朱丽叶就被帕里斯骗到家里去了,要不是毛球把他叫过来,帕里斯也没有勾引朱丽叶的机会,都怪毛球。

毛球心想提包怎么这么不讲理,要是他先把头发绑紧了他还用过来一次?还害自己莫名其妙就背了个锅,都是提包的错。

反正不是我的错。

FIN


把之前的那个改了改,当时逻辑还是有点问题……



RPS预警!

3p预警!

女装预警!

一发完!

非得说的话,这都要怪TR,谁让他在FB po出来一条迪士尼成人公园计划的(喂

就算不是这个意思,那也要怪FB的自带翻译,谁叫它这么有歧义呢!(喂

还是好早以前写的了,整理文章发现没发过这个,扔上来看看会不会被吃掉…


虽然应该不会有那么ky的人,但鉴于下一篇rps可能会更挑战读者底限(什么),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说一下就是

1、这些文字和演员本人没有任何关系,演员既没有这么干过(干过我也不知道)、也没有要干这些事情的倾向(有我也不知道)

2、雷点已经标出来了,如果觉得自己会感到不适请自动退出。

3、看到雷点还要点进去的,心灵如果受到打击作者不负责,我也不会安慰和道歉的。

祝磕rps愉快,虽然这个真的很有毒_(:3_\ ,)_